宏观经济现象有哪些推广住房保证财务付出的宏观经济效应

| 发布者:admin

  随着我国正式加入WTO,宏观经济业已形成由消费、投资、出口所谓三驾马车共同拉动的经济增长格局。当源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呈现席卷全球态势之时,与世界经济日益融合的中国亦难以独善其身。西方世界虚拟经济的城门失火,已然殃及实体经济。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相继进入调整期,我国出口预计将会继续萎缩,外需的颓势势必要求内需的强劲才能维持经济的平稳增长。就内需调控而言,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是短期内的主要手段。在宏观经济陷入低迷的时期,扩张性货币政策由于类似流动性陷阱(即利率下降未能引起投资增长的现象)的效应可能对内需拉动收效甚微,而此时积极的财政政策在促进各类资源充分就业方面的短期效果相形更为显著。

  目前,各国政府干预经济的计划接踵而至,倚重财政政策已成为许多国家拯救经济的政策共识,大有凯恩斯主义(泛指政府介入宏观经济运行的经济学理论和政策实践)重新回归之势。我国基于1998年以扩大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刺激经济复苏的既有经验,扩大财政支出的财政政策无论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均是必然的政策选择。然而,本轮财政支出政策应当适应宏观经济目标向又好又快发展的转变,关注以人为本,关注发展内涵,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保持经济社会的稳定与健康。遵循上述政策思路,在研究制定应对当前经济形势、确保经济平稳增长的措施中,中央审时度势地提出加快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并将其作为扩大内需的十项措施之首。这一举措充分表明,本次积极的财政政策的施行,更加注重扩大住房保障支出规模,同时强调改善住房保障支出结构,增加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政府投资。这已成为本轮财政支出有异于上一周期拉动内需政策的一大亮点。

  为何将扩大住房保障财政支出作为一项重中之重的措施呢?结合上述的宏观经济背景,可从以下几方面分析住房保障财政支出的经济效应:首先,以改善民生构筑经济社会的减震器。住房问题是重要的民生问题。我国住房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大大提升了住房生产、分配、消费环节的效率,但亦造成住房资源向少数人过度集中,而部分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在现代经济社会中,低收入者难以依靠自身力量达到基本的居住水平,若政府不加以干预,就会逐步演化为社会问题,最终将制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住房保障正是集合政府和全社会的力量,改善城镇低收入群体的居住条件,提高其基本生活和福利水平,促进社会的公平与和谐。当前,由于经济增长放缓,各种能源及原材料的供给不再趋于紧张,应当抓住时机加大住房保障投入,集中解决前些年累积的居民住房问题,通过建立完善的住房保障制度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从而提高经济社会抵御和防范风险的能力。

  其次,以刺激消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我国经济增长要由依靠投资、出口拉动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关键在于提高居民消费率(经济学上亦称为平均消费倾向,即居民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国内消费需求不足是能否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突出问题,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包括住房保障在内的社会保障体系发展滞后。广大中、低收入家庭为购置昂贵的住房而缩减消费、增加储蓄,造成了收入的边际消费倾向(即单位收入增量中用于消费的比例)偏低,其结果就是消费、投资和出口的经济结构失调。通过加大住房保障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可以消除了这一群体一大后顾之忧,有效增强居民消费信心,逐步减少其预防性储蓄,使蕴含在广大居民中的消费需求得以真正释放,进而改善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比重。

  在住房保障支出中,租赁补贴和实物投资的结构占比问题也可结合投资与消费的关系进行分析。从直观上看,发放租赁补贴似乎可以直接扩大居民住房消费,但现实中,囿于保障性住房房源不足,货币补贴难以转化为真实的消费支出。而着眼于长远,只有增加当期的保障性住房建设的财政投资,确保实物房源的充足,才能在不久的将来启动包括租赁、家装、物业管理等在内的巨大的住房消费潜力。另外,考虑投资乘数(即投资增加引致GDP增长的倍数)明显大于转移支付乘数(即转移支付增加引致GDP增长的倍数)的因素,增加住房财政投资比租赁补贴对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也更大一些。可见,当前住房保障支出偏重于保障性住房的建设投资是兼顾了长期与短期的经济效应。

  再次,以住房投资结构调整增强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得益于1998年拉动内需的政策导向,以住房为主的房地产业成为了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不可否认,房地产业凭借其产业关联性强的特点可以迅速拉动经济增长,然而,这次美国住房市场萧条引发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动荡,使经济增长过度依赖私人住房投资的做法饱受经济理论界的诟病。为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经济的大起大落,以政府对于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投资部分替代房地产企业的住房开发投资,使住房投资结构产生转化,是趋利避害的政策选择。一方面,政府的住房投资以社会效益为取向,减少了企业住房投资过热引发的住房市场泡沫,降低了实体经济下滑的危险性;另一方面,用政府住房投资适度弥补经济下行周期企业投资的不足,可以继续发挥住房投资对建材、建筑等相关行业发展的带动作用,保持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住房投资主体的转换及投资结构的调整,减轻了国民经济对于住房市场的依赖程度,有利于经济的平稳发展。

  经济有冷暖,市场有起伏。凭借经济长期发展所奠定的雄厚国力,只要准确把握经济形势,科学制定应对政策,我国的经济前景仍然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