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新浪凤凰卫视知名时事评论员阮次山作客新浪闲话实录(2)

| 发布者:admin

  2004年1月7日,凤凰卫视资讯台总编辑、著名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先生、中国人民大学研究员张连山先生和读书人公司的老总陈非先生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室,与新浪网友在线交流。以下是聊天实录的第二部分:

  “最近台湾的媒体,几乎都被陈水扁收买了。”“连战前几天已经透露了风声,他(陈水扁)是个贪污大王,拿回扣大王。”

  主持人:现在网上已经有很多问题了,大部分是围绕在台海问题上,有人问,说来一个近的,再来一个远的,所谓近的,是随着“320”(注:指台湾大选)的到来,无论陈水扁是领先还是落后,他会不会采取孤注一掷的做法?远的是在未来,两岸会不会发生战争?请您作一个预测?

  阮次山:我一再要强调一点,台湾这个社会也个大家不太了解的地方,就是骗,上下一起骗,陈水扁骗选民。台湾媒体有倾向性,尤其最近台湾的媒体,我们可以不客气地讲,几乎都被陈水扁收买了,有一个大的报纸,已经被陈水扁下条子给各银行贷款30亿台币,他买走了,另外一个媒体也贷款了几十亿,被他收买了,拿钱的后果是拿人家的手短。民调呢,台湾也有几个比较有名的民调,可是他们告诉我,所有发表的民调都是不正确的,都可以做,你委托我作民调的单位要我做什么我就可以做给你看,所以,现在台湾发表的民调,不管是哪个媒体、电视台的等等,都不可信,可信的是什么,内部做给自己看的,不公布的,才是可信的。我最近在几个台湾的民调的学术单位里,他们跟我讲,真正的差距在什么呢?泛蓝和泛绿,差距是10—20%,换句线%,说明什么问题呢?陈水扁狗急跳墙了,他说的话已经是胡扯了,你看他过去说,从他上台以后,“四不一没有”。美国人说你要在台上要坚持“四不一没有”,他现在又说将来要“四不一没有”。说明他已经是非常着急了,人也不是万能的人,所以他出现的焦急的现象,表现是什么?前一阵子,他透过他收买的报纸发表民调,说“泛蓝”赢“泛绿”0.1%,这在民调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要0—3%的误差,最近他又说,我陈水扁的民调上升了,赢连战一个百分点,这都是假的,为什么呢?这有个效应,台湾人民也好,商家也好,看风向来支持哪个人侯选,如果现在离投票还有两个多月,如果你的大势已去的话,商家就会把支持陈水扁的钱投要泛蓝。现在台湾也讲,西瓜靠大边,现在陈水扁输得那么惨,他当然要靠大边了。你实际到台湾的民间看,出租车司机,台湾人外省人都在骂,不会选陈水扁。这是民意啊,他又不敢作这样的民调,所以他做出来泛蓝小赢1%,这都是做的。现在当然很多人都在问:他有没有可能孤注一掷?我觉得可能性只有一个:对泛蓝的候选人做出人身伤害的行动,美国人认为他不可能这样做,如果他伤害宋楚渝的话,那马上换人,他会死得更快。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李登辉说他要在今年2月28号发动一个2.28事件的大游行,一般人看不出他的阴谋,可是我认为,2.28在台湾人的心中是一个伤痕,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他这次说要搞2.28纪念,他的目的是要挑起外省人和本省人的省籍的情结,你不能选宋楚渝,他是外省人。另外,我们要作出的一个动作,2.28的时候,离选举选举只有二十几天了,如果他看到他的大势已去,他会利用支持他的群众,尤其是中下层的群众,会叫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会打起来,发生暴动,连续三天他宣布戒严,延长选举,对他来讲,他没有后路了,陈水扁如果不当选的话,很多考虑对他自己是个大考虑,这个大考虑是什么?连战前几天已经透露了风声,他是个贪污大王,拿回扣大王,你拿回扣的底牌我知道,我上台以后修理你,那是坐牢啊,对他来讲生死攸关,我们不排除他用这种方式。否则的话,如果没有大的因素,应该不会有其他的事情。

  阮次山:如果选举出来是泛蓝赢的话,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泛蓝赢,我们也不能预测两岸关系会有好的发展。但是如果是陈水扁赢,因为过去我们已经把他定位为台独分子,我们也不可能给他四年的观其行听其言的机会,他也不可能马上形成两岸三通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冲突在所难免,但是未必是武装的冲突,因为台湾知道,美国知道,在台湾来讲,根本不可能跟大陆发生武装对峙的状况。举个例,我过去也讲过,2000年3月18号他当选,那天晚上,全台湾8、9万的逃兵,因为台湾男孩子服兵役是义务制,为什么逃呢?家长为什么让他逃?他们认为陈水扁当选,大陆不是要打过来吗,我的儿子为什么无缘无故牺牲?不但如此,3月20号,台湾的军事将领开一个紧急的会议,几乎造反了。我们过去一直反台独的,现在一个台独的总统当选,我们怎么办?所以,当初如果不是唐飞当“国防部长”压下来,说:“我们服从‘中华民国宪法’,如果他违反了‘中华民国宪法’,我们才能不听命”。在今年的3月20日,如果陈水扁连任的话,我相信台湾自己就乱了。我们这边,只要在选举前强调,我们对台湾的态度,一切的行动要看3月20日总统选举决定,我相信台湾人会作出明智的选择,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会投票,除了少数的台独份子之外,没有人会投票说我要走向和大陆兵戎相见的地步,没有人,台湾在数字上,在设备上,有150架F16,有几十架法国的幻影战斗机,这不是数字的问题,飞机升空以后,搞不好就到大陆去了。

  主持人:我记得陈水扁当选的时候,好象大陆曾提出“听其言观其行”,现在过了四年,又大选了,除了等待3月20后的结果之外,大陆还能做什么?

  阮次山:我觉得是保持沉默。我只告诉台湾的老百姓,我对你有什么态度、行动,3月20号以后再说,把这个信息放出去以后,不要再干预他,因为你任何的疾言厉色对他来说都是哀情,我们说打仗都怕哀兵,更何况老百姓有了哀情?我们怕面对的是李登辉进了医院,不管他是表演还是什么假动作,他跟民众下跪,说“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请大家同情,投我一票。”如果发生这种状况,是个天意,如果第二天他死,那也是天意,没法阻挡,台湾注定要走向和大陆对立的政策。因为台湾有很多悲情的诉求,为什么宋楚渝要下跪?跪出支持他的态势。当年国民党还在,国民党几乎可以赢了,当时一个患重病的民进党的卢修一,当天晚上造势,上台,几乎快倒了,人家一扶,他就跪倒了,他央求大家,请大家支持苏中昌(音)。你看现在李登辉也在表演。

  “台湾有一个现象,第一,扫地的、扫垃圾的,招一个工,有很多大学生去应征,这是台湾经济危机产生之后产生的一个必须靠大陆的环境。”

  主持人:台湾的问题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前不久互联网上有篇文章,《中国我为你哭泣》,就是说台海发生战争的时候,大家会很悲伤,现在大家都有战争的情节,请您对此发表一些看法。

  阮次山:如果作一个民意调查,我相信大陆80%、90%的人都会同意对台湾打一仗,我们的政府,从周恩来、邓小平开始,一直到现在,为什么对台湾都容忍呢?第一,我们的炮火不能对内,如果他要出走,要对立,我们不能这样做。第二,改革开放以来到现在,如果打一场仗,会影响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的进程,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抵制行动或者是不以为然,有这种顾虑。我过去一直坚持,不能因为台湾问题影响我们往前走的任何一天一秒,这是我的观察,因为解决台湾的唯一的办法是大陆也越来越强,越来越富,台湾会回头的。有人说,台湾在李登辉时代以后,那些年轻人在概念上离大陆越走越远,我们有很多学者说,让台独的思维越来越重,让两岸的差距越来越远。我不担心这个,我觉得台湾在经济上已经靠大陆在养着,在你的生活,你的前途已经在大陆的手里,不必怕,只要大陆情况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发达,越来越繁荣,他必须要来这里讨生活。现在台湾的大学生的失业率已经是一半以上,大学生失业,这些人都是过去受李登辉影响的这些人。到大陆来,他没有一技之长,在台湾都是靠爸爸妈妈给钱过日子,30多岁找不到工作的人多得是。所以,台湾有一个现象,第一,扫地的、扫垃圾的,招一个工,有很多大学生去应征,这是台湾经济危机产生之后产生的一个必须靠大陆的环境,你越靠,就越依赖,越依赖,你没有路走,你台湾年轻人到美国找工作?人家不要你,到香港?人家不要你。在这种趋势下,你怕他什么呢?

  你看,今年一年台湾对大陆的贸易顺差快400亿,这是扎扎实实的,现在台湾勉强维持他的对外贸易顺差是80、90亿美金,减到这些,是300亿的逆差,他能活吗?你到台湾看一看就晓得,是非常萧条的。所以,我不觉得战争是必要的手段,我们讲兵不血刃,在这种大趋势下,不可能必须要战争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你问到,美国会不会干涉?这是台湾人常常作的幻想,常常会问,其实根本不需要问,美国从哪一个角度讲,他愿意为了台湾问题跟中国打一仗呢?中国不是打一仗就可以消灭掉的,你打一次就是世界第三次世界大战,那是两国人民走上决战,这是大国,这是核战,而且是两边不需要登陆的,用飞弹就可以互相打的,美国不可能。

  在美国有一个传统的智囊团,他每年作一个调查,到去年有一个调查,美国民众有80%反对美国因为台湾而跟中国起冲突。不要说民调,美国的政府未必听从民调,他们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哪一个政府愿意为台湾问题跟中国发生大战,不可能的。没有必要,国与国之间不是纯粹历史渊源,友谊,还有利害,美国和中国已经有那么多的利益结合,莫名其妙因为台湾挑衅而和中国打一仗,天方夜谭,我们说是毋庸置疑的,不用谈的。

  对日本的态度:“我觉得我们对日本要有大国的看法,这个大国是,如果你冒犯我,和我们的国家的利益有冲突,门儿都没有,我们有必要站起来,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日本,日本的官员,日本的民间,要传达这个信息,我们不能一味的原谅他,你一再的冒犯我,你是有你自己的国情,但是我中国也有自己的国情,所以我觉得对日本要采取这样的态度。我们愿意改善双方的友好关系,过去20年以来我们做过多少事情,可是你日本做过什么?日本在中国有没有大的举动想来促成双方人民之间的了解?”

  主持人:在大家关注国际国内问题的时候,除了中美问题,台海问题,其实很多网民非常关注中日的问题,大家也知道,凤凰卫视作评论员马立诚先生写了一个《对日的新思维》,这个影响很大,有很多人认同,也有很多人不认同,最近也发生了多起中日民间上的争端,比如珠海买春,西北大学日本留学生的问题,侵华日军遗留的毒气弹的问题等等。这既有历史遗留的问题,又有人们的情感上的问题,你是怎么看中日民间关系?

  从历史来看,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日本当年为什么敢发动侵华战争,不管后果怎么样。那时候他是什么想法,敢发动侵华战争,说三个礼拜想征服中国?其实很简单,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他认为他的西化的程度比你强,满清又腐败,国势低弱,从明治维新开始,一直到现在(我必须要强调现在)日本人对中国在思维上面有几个因素没有变,第一,还是瞧不起中国,第二,因为瞧不起是历史的渊源,可是,眼看着中国飞快的成长,在地缘政治上已经盖过了日本,我们不能说取代,因为过去日本是经济大国、政治小国,所以我们在地缘政治上已经盖过他了,他心里有酸意,有醋意,从过去的瞧不起到现在的酸意,就产生处处要抵制你、要扯你的后腿的想法,这是一种心态,我们不是以偏盖全,也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敢发动对中国的战争,他是看不起你。现在呢,他基本上还是看不起你,我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我在美国20年以前,美国丰田一个小卡车,因为出了一次事,输油系统有问题,让小卡车翻了,人死了,日本的丰田花了好几千万美金作他的形象改善工作,这是商业行为,他必须要这样做,否则日本车在美国的市场上会很麻烦,为了生意,要改善形象。同样的事情,在中国,他要在中国造京沪铁路,争取很多的商机,日本的车子也好,争取市场最重要的是你的形象,可是日本齐齐哈尔的事件,你看他进行过形象塑造、形象磨平的活动吗?在潜意识里,他认为,我即使这样搞,我也可以照样作生意,所以,他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你。珠海买春的事件,可能是偶然的事件,但是在西北大学露屁股的事件你怎么看呢,但其实在日本国内,招妓不犯法,可是,他为什么敢在中国这么做呢,你问他,在日本,在天皇面前,他敢这样做吗?其实这是一个潜意识里的观念的问题。

  另外,日本文化有一个传统,做错事是不认错,为什么德国在战后可以如此对全世界的犹太人如此忏悔,德国的总理还下跪,因为他个基督教文明,基督教的文明是忏悔的,你做错了事情,要和神父忏悔,他有忏悔的习惯,华盛顿砍倒樱桃树,认错大家就认为他是好的,这是西方的文明,而日本的文明是不认错的,对我们来讲,你不认错是你的事情,可是你不能对我不认错,你对中国造成了伤害,你对不能我们不认错。所以,我觉得对日本的看法,我们没有必要仇视他,不必把一个邻邦的国家看成敌人,不必,而且自己的心态也要平衡。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法院判刑一个犯人,如果有悔意,要轻判,让他有悔改的机会,如果他没有悔意,这个人十恶不赦,当然要重判,对日本也是一样,日本你有悔意,我们可以原谅你,可是站在民族大是大非的概念上,我不能原谅你,我凭什么原谅你,你去靖国神社参拜,你说这是你的文化,但是你把你的文化建立在了伤害中国人的地位上,就是我刚才讲的,他对中国看不起,轻视。

  再举个例子,日本为了要和中国做生意,不是要和中国发展友好的关系,顾客的关系吗,可是你看,在去年,从西伯利亚到大庆的油管,我们已经签约了,他公然阻挠,没有对中国政府提出任何的解释,合理吗?显示出你日本政府对中国有善意吗?没有。所以,我觉得我们对日本要有大国的看法,这个大国是,如果你冒犯我,和我们的国家的利益有冲突,门儿都没有,我们有必要站起来,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日本,日本的官员,日本的民间,要传达这个信息,我们不能一味的原谅他,你一再的冒犯我,你是有你自己的国情,但是我中国也有自己的国情,所以我觉得对日本要采取这样的态度。我们愿意改善双方的友好关系,过去20年以来我们做过多少事情,可是你日本做过什么?日本在中国有没有大的举动想来促成双方人民之间的了解?这是我对日本关系的态度。

  主持人:阮先生讲得非常有道理,时间过得非常快,网友的提问十分踊跃,网友提的问题各种各样,有个网友问,前几天黑龙江一个辆宝马撞了人,网民的情绪很激愤,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主持人:是一个开着宝马车的妇女,一个开着农用三轮车的农妇把车碰了一下,双方有些争执,开宝马的妇女后来开着车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农妇被宝马车撞死了,还伤了十几个人。网上流传这个妇女有特殊的身份,批评的声音很多,您对这个怎么看?

  阮次山:我不太了解这个案情,但是我们的社会是要与时俱进的,我们要有一定的规则,到现在为止,在我们中国法律里,如果人撞车了,永远是车倒霉,即使你人是违法的,不管怎么样,汽车有道义的责任等等。可是,如果在一个法制的社会,我们分析这个问题不能凭谣言和想象。这个问题讲白了,如果发生在美国,其他有法制的国家,不会有这个问题,你撞了我了,我会要我的保险公司赔我,我不会和撞我的当事人纠缠,保险公司要不要赔呢?他要找到撞人的人,由保险公司处理事故。任何的车祸不会弄到两方的人去吵架,打架的地步。所以,我觉得在一个文明法制的国家,这种事情是不会出现的,我们这边出现了这个事情,你的三轮车撞到宝马车,车里面的女士觉得你撞坏了,赔也赔不起,搞不好这个农妇还要占她的便宜。所以透过这个事情我觉得要加速我们这个社会的法律的概念,法律的制度和一个合理的社会制度。

  主持人:我觉得阮先生应该在新浪网开一个专栏来解答观众的提问。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两三千人提问,等于您作客一个广播台,在短短的60分钟之内有两三千人打进来电话,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能提出来,现在有很多的网友在骂我,为什么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

  主持人:不能怪阮先生说得太多,既然说到一个问题就把问题说透,我们非常希望阮先生经常到我们新浪网来作访谈,很多网友也希望您的分析对他们有一些启发。

2 我喜欢